那洛振兴从“美”开始

发布日期:2019年10月14日    来源:人民网云南频道    网站编辑:李齐凡    【打印文章

天高云淡,和风暖阳,走进云南双江那洛村,秋日里的心情会更爽朗。

三角梅摇曳房前,枇杷果挂满屋后,铁皮石斛爬上树梢,院子里花木扶疏。“美吧?”小组长刀副祥不等记者回答,得意地说:“那洛可是瓜果飘香的‘网红村’!”

离县城六公里,有山有水,甘蔗葱茏瓜果飘香,两三年前硬化了村内道路,沙河乡忙开村的那洛小组本来就挺美。只是这美一没特色,二还有不足——双江拉祜族佤族布朗族傣族自治县许多村寨都差不多,大青树、甘蔗田随处可见;村里道路逼仄、院墙高耸、猪鸡乱跑,那洛的美还少了整洁敞亮。这个318人的傣族小村落一户贫困户也没有,民风淳朴自给自足,乡村振兴从何抓起?

“自己跟自己比挺知足,但跳出来看还差得远”,刀副祥感叹。今年春节,临沧市发起“万名干部回乡规划”,要求干部进村入寨引导做好村组规划,同时摸清人、物、项目诉求等“振兴家底”。那洛村随之成立乡村振兴理事会,15个成员有8名党员。站在全市看那洛,差距出来了。回村干部和理事会成员反复商量:那洛区位优基础好,光靠甘蔗瓜果还不够,做乡村旅游更有前途。

说干就干,振兴从美化开始!理事会先发动村民拆院墙透绿意,把猪圈牛圈挪出家里,并借机拓宽村内道路,空地种上果树花木。动院墙、迁圈舍谈何容易?几乎涉及每家每户,但两个月下来,村里就收拾清爽了。那洛村变了,上万株枇杷、石榴、沃柑、红柚和芒果等,把村庄变果园;20多万株三角梅、樱花、欧石竹、野牡丹和八宝景天等,让寨子成花园!路宽心更宽,村里每户每年收取120元的卫生费,用于环境卫生。“村里每周两次集体打扫,不用喇叭喊,到时候人都出来了”,刀副祥说。

生活习惯之变,连着生产方式变革。那洛村能变美,还因发展“美丽经济”,增加村民工资和资产性收入,改变了传统的种养殖结构。今年4月,村集体与一家园林绿化公司合作,流转村民土地,打造三角梅种植基地。村民俸正英把8亩地租给公司,租金加管理费近万元,地里套种芒果还能有笔收入。忙开村代理书记段志华总结,“美丽经济”是把农业生态化,生态景观化,景观效益化!

做足“三化”文章,那洛村发力乡村旅游。花香引客来,今年的泼水节那洛村“红”了,周边县份甚至昆明游客都慕名而来!年近七旬的俸继昌,有一手傣族漆器绘画手艺,一个竹篮经他巧手描绘,身价能翻几十倍。俸继昌告诉记者,如今村里游客多了,订单应接不暇,六个年轻人跟自己学手艺。发扬传统傣族土陶工艺,那洛村开起陶艺馆;田里种的圈里养的,成为3户农家乐里的“盘中餐”;有公司看上了村里的56棵大榕树,来谈建树屋搞民宿。

乡村美就有吸引力,就是生产力!云南民族众多生态良好,无数特色村寨珍珠一样散落。省里把环境整治作为乡村振兴的“引爆点”,既是“打扫屋子再办席”,又让群众参与进来,一大批那洛般“鲜花盛开的村庄”正结出硕果。

振兴还有啥困难?刀副祥告诉记者,村民生活污水以前直排池塘,好端端个池子搞臭了,村里正施工把污水收集引出去处理,二三十万的资金缺口还没着落。乡村振兴差钱怎么办?双江县副县长杨泰平表示,一是对优秀的村寨规划落地,临沧市正研究给予奖励补助政策;二是把乡村振兴和脱贫攻坚结合,合规的项目可纳入脱贫攻坚项目库解决。“不过说到底”,杨泰平话锋一转:“乡村振兴要以村民为主体。”

段志华认为,振兴“胃口”不能吊太高,得一步步来,不只是搞开发让钱袋子鼓起来。那洛村环境美,民风淳朴更美:邻里几乎没有吵架打斗的,摩托车停偏僻处俩月也没人动。“有钱也不能丢了好风俗呀”,他说。(记者 徐元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