余音绕梁的傈僳族民歌让人醉!

发布日期:2017年08月08日    来源:云南风    网站编辑:李齐凡    【打印文章
 

  怒江州泸水市是有名的民歌之乡,这里居住着傈僳、白、汉、彝、景颇等22个民族。千百年来,泸水各族人民就在这块地土上繁衍生息,他们在生活、生产中与大自然抗争,创造出许多绚丽多彩的民族文化艺术。

  能歌善舞的傈僳族同胞天生爱唱歌对调,有“盐,不吃不行;歌,不唱不得”之说。居住在金沙江、澜沧江和怒江流域,并沿江而下跨境而居的傈僳族,20世纪之前没有自己的文字,却在漫长的迁徙历史中创造了丰富多彩的口传文化,他们在日常生活中往往以歌代言,以歌代答,形成喜好民歌的传统,无论是出门、上山、走路,都能触景生情,信口而唱。这种无目的、信口而唱的民歌,朴素感人,曲调丰富,一代代传承下来,由于民歌具有的记录功能和独特的艺术审美特征,使得歌唱在整个社会中担当着重要的平衡协调、交流沟通、娱情教育的功能,成为这个民族重要的传统文化特色。在傈僳族的多声部无伴奏合唱中,傈僳族民歌三大调“摆时”、“优叶”、“木刮”有“峡谷天籁”的美誉。

  美丽的泸水具有非常丰富的民间音乐资源,在泸水境内有6类传统傈僳族民间音乐:一是木刮,即古歌,是在大规模群众集会或重大活动演唱的叙事性抒情调子,流传较广,一般由1——2名男子领唱,众男子合唱,内容主要为家谱和史诗;二是摆时,即叙事歌,多声部民歌,内容为爱情与叙事,歌曲结构为单声领唱与多声合唱两部分,用真声结合喉头颤音唱法,曲调特点为每句均以“呀拉依”结尾,热烈奔放,极富感召力;三是优叶,即情歌,意为“哼出来的歌”,一种为男女青年相聚和恋爱时对唱,另一种是重要场合老年人的对唱,内容主要是悲欢离合的生活故事;四是尼茨木刮,即祭歌,祭祀祖先时唱;五是葬歌,为追悼死者而唱,委婉悲切,可连续唱几天几夜,由于曲调篇幅太长,现在能唱的民间祭师已很少;六是颂歌,是新中国成立后民间歌手自行创作的新民歌。这几种民间音乐虽然表现形式不同,但都有异曲同工之妙,听起来都非常悦耳。因为传统的傈僳族民歌有着丰富的文化内涵和深厚的历史积淀,这一点使得传统民歌的功能已经大大超出了现代人对艺术功能之“审美与娱乐”的一般理解,具有了保护民族文化血脉的意义。

  曾经采访过不同的民间艺人,在现场聆听过他们演唱傈僳民歌这种天籁之音,也曾经听民间艺人眉飞色舞地谈论摆时、木刮、优叶之间不同的曲风和用处。终于知晓,摆时的表现力更加丰富,唱词和曲调更加灵活多样,无论是喜事还是伤心事,所有的喜怒哀乐都能用摆时来演绎,而当男方高亢有力的声音响起,女方就能立刻会意,马上对歌,如果能做到对答如流,那么男女之间的情感也就更深,有时还能以这种对歌方式发展成为情侣或者夫妻。

  关于摆时,有民间艺人曾经笑嘻嘻地说了一句“花言巧语地骗人”这样非常直白而又让我记忆犹新的话。他说为了爱情,为了讨得女方的欢心,男方需要用花样百出的唱词打动对方,在所编出的唱词里就要体现这种能言善辩的浪漫和美感,要让女方心甘情愿,哪怕自己穷困,也要用男人乐观大度的情怀感动女方,让女方觉得这个男人不仅能说会道,嘴甜,懂浪漫,还能负责任,值得托付。

  在现场聆听傈僳族民歌时,不得不佩服傈僳族同胞用传统的民间音乐创造了美丽的童话和爱情。终于明白,天籁之音为何这样轻轻就能进入心坎,即使听不懂其中的含义,也能从男女对唱的神态和表情知道对歌的快乐和幸福,知道各种旋律不同的表达所带来的不同震撼力。因为有了摆时,泸水的傈僳族男女,谈情说爱都变得如此浪漫和美好,原本苦闷的生活也变得多姿多彩。

  傈僳族民歌就是怒江打造旅游文化的一粒种子,每个传承人都是这颗种子长成的树,只有怒江所有的传承人团结起来,才能形成一片森林,傈僳族民歌的音律结构有差别,造成了传承的困难和相互融合的难度,但是,不管怎样,这都是祖先对我们后人的馈赠,老祖宗留下的东西不能丢,我们要从娃娃抓起,创造一些让人感动并融入现代化新东西的作品,全力以赴地进行扩大和推广。相信,只有通过大家付诸不断的努力之后,傈僳民歌才能更加充满了生命和活力,当这些美妙的声音从不同的方向进入耳膜,穿透身心,渗入灵魂,才能自然地成为洗涤和提升人们灵魂的最好元素,才能成为人们醉心于怒江大峡谷的最好理由。